1. 主页 > 景观设计 > 景观施工 >

专定网上海别墅庭院施工

安然梦想,静待花开(垂筒Northwoods sunburst和冬之荣光)

专定网上海别墅庭院施工(58)

“我们就这样走吧,去个有海的地方,避开所有的一切,漫无目的的寻找,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管他草原、雪山还是森林……”冬夜,慵懒在沙发里,带上耳机,在音乐里浮沉。杨千墀的《跟谁都没有关系》,喜爱的音乐人林夕的作品。第一遍听时,便彻底喜欢上了。每个人都有那样一个梦想吧,随性的活着,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干净的嗓子,淡定的声音,却是浓得化不开的忧伤。 “跟谁都没有关系,我们什么都不拥有,只留下最后一捧笑容……”感觉被那种无望的情绪揪住了。夜已深,依旧听着,一遍又一遍。(Northwoods sunburst) 斑驳陆离的岁月,你的梦曾寄于何处? 素简安静的日子,你的心中是否还存有梦想? 曾经,梦想遇到一个懂你的知己,将你的心妥帖安放,欣赏你的眼光,包容你的不足,读懂你的无语,抚慰你的沮丧……多年后,茶米油盐的琐碎里早已淹没一切,渐渐明白,懂,固然是生命中太美好的事,然,或许,它其实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样不可或缺。 张爱玲,民国世界的临水照花人,人比烟花寂寞。胡兰成自是最懂张的那个。他懂她的一身才华,懂她的一世清高,亦懂她的冷漠孤行。然而,即使张爱玲愿意“低到尘埃里去”去爱他,却终被懂她的这个男人折磨得萎谢了——无论是爱情还是才情,从此远去天涯绝不回头。 林徽因,江南一朵静谧的白莲,最美人间四月天。她没有选择生命中的知己徐志摩,而是华丽而决绝的转身,和忠厚稳当的梁思成走到了一起。故,“能用一种优雅平和的姿态端然于红尘之上”,“让徐志摩怀想了一生,让梁思成宠爱了一生,让金岳霖默默记挂了一生”。 灯下,翻阅志摩书信,“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 “这个光怪陆离的人间,没有谁可以将日子过得行云流水”。有的梦可遇不可求,有的缘注定来去匆匆,有的记忆终究要被遗忘。放下执念,心灵自会豁然开朗。一杯茶,需慢慢的去品,方能赏出淡淡的香,看人、看生活亦然。“一份清淡,更能历久弥香,一段简约,更可以维系一生”,白落梅的言语读来总是那样的叫人入心舒坦。 曾经,梦想那个书本上惊鸿一瞥摄入的名字:香格里拉。无需描述其美,光是这个名字,第一眼,便,义无反顾的爱上了。湛蓝的天空、低矮的山坡、成群的牛羊、无边的小花,这,是我想象出来的香格里拉。遂,有了第二次的云南之行。这一次,不为风花雪月的大理,不为风情万种的丽江,不为神奇美丽的版纳,只为梦中的香格里拉,那个魂牵梦绕的名字,那个一生一定要去一次的地方。(冬之荣光) 身体上的一些小毛小病,注定了我的旅途常比一般人更为艰辛。每次外出接到温暖的问候总忍不住掉泪:“我想回了,我以后再也不出来了。”旅途的种种,事后想起早已是云淡风轻,可天知道在当时是怎样的一种折磨……颐和园门口,吃了陕西凉皮后坏了肠胃以致半夜晕倒在地无人知晓;凤凰到张家界,每晚都玩到凌晨一两点没能好好睡一觉以致于最后一天一整天吐到天昏地暗,那一夜,酒店员工用摩托送我至机场;九寨之行黄龙景区,怀揣着心脏救急药,每走两三步便要吸口氧可还是止不住头痛欲裂止不住的翻江倒海…… 这样的我坚持到香格里拉实在是太不容易!二十多天的旅程,一路颠簸一路被吓一路吃药一路害怕,哪怕是到了香格里拉,说核心景区普达措上月死了两个游客,就有超过一半的人吓得马上选择去普通的草原湿地,哪怕是第二天一早赶到普达措门口,还是有三个人因出鼻血等高原反应放弃进入景区——后来才明白,那些夸大其词的恐吓,其中的奥秘不外乎一个“利”字。要不是我太执着,早就被吓跑了,当时真有冒死一游的感觉——其实是一点事也没有,除了前一晚刚抵达时的耳鸣。(合影,看株型,高度还能接受) 当梦中的景致现于眼前时,我幸福得几至晕厥。不,比我梦想的更美!心中的日月,人间的仙境,无以伦比的香格里拉!我想,此生,再不会有一个地方,在我的心目中,会超过它的美,因它很长时期内曾一直是我的梦! 我会记得,为了梦想,我曾变得勇敢,让生命不留遗憾! 随风飘逝的,不仅有如水的日子,更还有那一个个泡沫一般的小梦想,那个梦想做护士的初中女生……那个梦想在大学图书馆工作的高中女生…… 当陌上花开了又落,当红尘滚滚逝去,当记忆长满青苔,当人生洗去铅华,对梦想,你开始不再执着,你亦不求变得勇敢。 清浅恬淡的岁月中,依旧有梦,只是,无关事业,无关金钱,无关风月。或许,就只是,到那记忆中的城市拾掇几片黄叶,于西风残照中体验秋之悲凉。又或者,仅仅是,赶赴一场大雪,在纷纷扬扬的世界里,感受雪落的静逸。就是那样零碎的闲散的不值一提的梦想…… 拈花浅笑的日子,你,只须坐在光阴里安然静候。 生命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惟愿此生,安然梦想,静待花开! 附:垂筒株型的打造。以Northwoods sunburst为例说明。 垂筒的缺点就是高,盆小个高,头重脚轻,常极大影响它的观赏效果。其株型可以通过几个方面去控制。一是晒,一直放阳台,夏天也晒到中午,防止徒长。二是打顶,垂筒春夏生长都比较缓慢,打一次顶即可,打下大约手指高足够扦插的长度。三是夏天扦插,今年最完美的株型就是夏天扦插的那盆,如图 看来迟插并没有影响花量,春天虫子种的和扦插的比较下,明显夏天扦插的完胜——当然,高的那盆盛花期已过。 不成熟的看法,并且各人的养护环境也不一样,还请前辈指正。 图太多了,原谅我,已经删了无数。谢谢赏花!

专定网上海别墅庭院施工(59)

专定网上海别墅庭院施工(60)

专定网上海别墅庭院施工(61)

专定网上海别墅庭院施工(62)

专定网上海别墅庭院施工(63)

专定网上海别墅庭院施工(64)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kantingyuan.com/a/yingxiao/duanshipin/2020/0827/171.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15522751215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